「姊姊,國兒餓了」
一道好聽的聲音驀然響起,不用想也知道是田柾國的聲音,自從我到了田家,他就非常的仰賴著我,家裡沒有任何的傭人,田柾國的母親也很少回到這裡,導致田柾國與她,非常的生疏,好像除了我,他對任何人都很怕生。
「好了好了,國國可以先去幫姊姊拿一下碗筷嗎?」
我並沒有停下手中翻炒的動作,而後向客廳喊了一聲。
「好」
隨後,一抹高大的身影,就像小孩一樣蹦蹦跳跳的進了廚房將手上的碗筷整齊的放在飯桌上。
我將最後一道菜端至餐桌,洗了手,坐到椅子上,而田柾國雙手正托著下巴,舔著嘴唇,雙眼巴望著我。
「開動!」
話音一下,田柾國快速的拿起在一旁的筷子,將食物往嘴裡送去。沒多久,盤裡的菜餚就被我們倆給掃空了,而後,我和柾國合力將桌上的殘骸收拾乾淨,
雖然說田柾國從小腦子就受傷了,但是卻不像其他人同樣的事要教很多次才學的會,田柾國的學習速度快,一件事大概只要教一次就能做的非常好。
田柾國的母親偶爾會寄個錢給我和柾國用,有時我也會做一些兼差,因此生活費不怎麼有困難,而我和田柾國沒有
就學,我也會將一些錢省下來買一些書回家自學,但想不到的是,田柾國的智商異常的高,就算腦子受了傷,也對他的智商絲毫沒有任何影響,原本大概5個月才需要買一次書,現在不到3個月就要跑書局。
「姊姊,那些書我全都看完了,還有嗎?」
他在房間外,只露出一顆頭,搔著頭傻笑問道。
「這麼快?」
我的嘴因為驚訝而有些開,藏不住的喜悅就在他面前表現了出來。
夜晚,窗外的月光是如此的皎潔,而心裡卻是如此的沉重。
只因幾年前不經意的聽到那句「只有柾國好了,那女孩就可以走了,當然,我們田家自然不會虧待她的」
以為自己聽到這句話心裡會是高興的,但卻不是,心臟就像是被石頭狠狠砸住般的疼。
明明自己很想讓田柾國快點好起來,好讓自己離開,但卻又不想讓他好起來,想留在他身邊,這是如此的矛盾。
轉身看著在床上熟睡著的男人,苦澀一笑,自己終究要離開的,不是嗎?
創作者介紹

無臉花

無臉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