.

空無一人的教室裡,一個男人徑直的走了進去,他面帶微笑,眼睛直盯著在一旁的鋼琴,彷彿那兒有人似的。
「哥,我回來了」
男人對著空氣說話,沒有人知道,這裡,曾經遭遇過恐怖份子襲擊,也沒有人知道,這裡,曾經有一個為了學生安危,奮不顧身去擋子彈的音樂老師,更沒有人會知道,這裡,曾經有一對非常、非常相愛的情侶。
男人看向角落的鋼琴,驀然想起他曾對自己說的一句話:「小子,以後如果我離開了,不準把鋼琴燒掉聽到沒?」
「為什麼?」
「它是我的初戀」
男人想到這,嘴角便不自覺揚起。
男人單手掀起了鋼琴上的防塵布,打開鋼琴蓋,彈奏著一首又一首的曲子,他閉上雙眼,沈浸在過去,但雙手依然沒有停下彈奏的動作。
-
「哥,教我鋼琴好不好?」
田柾國露出招牌的兔牙,朝著正在作曲的閔玧其說道。與其說是教鋼琴,不如說是他想留在閔玧其身邊。
雖然說閔玧其是個音樂老師,但他卻有著作曲的習慣。
閔玧其這個人,個性特別固執,決定好的事,沒有人能左右,也不準中途放棄,而田柾國跟閔玧其的個性卻截然不同,他對樂器是一知半解,別說他鋼琴很有可能學不起來,就連直笛能不能學起來都是個問題,一個不懂音樂的和一個音樂老師在一起,這是一見多麼讓人匪夷所思的事。
「好」
閔玧其停下手邊寫曲的動作,深邃的眼眸對上田柾國水汪汪的兔眼,沒有一絲絲的猶豫,就決定教田柾國鋼琴。
「真的?」
田柾國激動的撲上前,嘴唇成了O字型,雙手拖著下巴,就這麼的看著閔玧其。
其實田柾國根本沒必要擔心被拒絕,因為只要是他,任何事情,閔玧其都會毫不猶豫的答應。
「不要就算了」
閔玧其再次抬頭,手指靈活地轉了轉手上的筆。
「要要要!」
田柾國快速的點了頭,深怕下一秒閔玧其就把剛剛答應的話給收了回去。
看著田柾國激動可愛的模樣,使得閔玧其不禁露出笑容。
.
「這邊要這樣,放輕鬆」
「這裡不對,手要這樣擺才行」
他輕拍一下田柾國的肩,一步一步慢慢的教田柾國。
也許是因為是閔玧其親自教導的關係,田柾國意外的認真,不出一個月的時間,他已經學會了好幾首基本的曲子。
「小子,學的挺快的」
閔玧其站在田柾國背後,雙手繞過田柾國的頸部,鼻子的熱氣全撲在田柾國泛紅的耳背上。
「因為是哥教的啊」
田柾國再次露出兔牙,轉身看著閔玧其。
「要是能永遠跟哥這麼的走下去就好了」
田柾國越過閔玧其走到窗台前,微微嘀咕著,小聲的連在背後的閔玧其也沒聽到,而那是在學校遇襲的前一天晚上。
「好了,我明天還有課,先睡了」
「嗯」
語落,閔玧其撓了撓頸項,轉身離去。
不知道為什麼,田柾國看著閔玧其的背影,卻有一絲絲的不安,彷彿,這一走,就再也不會回來了。
「哥!」
田柾國輕喊了一聲。
「怎麼了?」
閔玧其停下步伐,微微側身,看著田柾國,笑問。
「沒什麼,就是想陪哥睡了」
田柾國勾起嘴角,輕搖了頭,邁步往閔玧其走去。
一大早,閔玧其就已經去了學校,而田柾國因為下午才有課,現在還在呼呼大睡,絲毫沒有感覺到身邊的人已經離開去學校了。
直逼中午,田柾國才從溫暖的雙人床醒來,他拿起一旁手機看時間,起身,準備幫閔玧其帶午餐到學校。
田柾國曾經問過他為什麼不在學校吃午餐,他只笑笑的回:「學生能吃飽,我就滿足了」
後來,田柾國擔心閔玧其餓肚子,在中午前都會送午餐過來。
閔玧其是真的很疼他的學生,無條件的寵、信任,卻沒有半個學生被他寵到叛逆,任何一個老師都無法做到像他這樣。
.
當田柾國到了學校,遠遠只看見被眾人圍住的教室,稀微還能聽見小孩的哭聲。
田柾國踩著沉重的步伐,一步一步地靠近那教室。
「發生了什麼事?」
田柾國拉了在一旁觀看的人問道,卻只聽見那人嘆息一聲:「遇到襲擊了,不過有一個老師為了保護小孩子,被那些人槍殺了,警察正在裡面取證」
只有一個老師?這間學校的老師加加總總共有二十幾個老師,二十幾分之一的機率,總不可能那麼剛好,就是閔玧其吧。
田柾國越走越靠近那間教室,心裡有說不出了沉重,直到他走到腳邊被白布蓋住的屍體,蹲下身子,他的手有些顫抖地伸向白布的一角,掀開,眼淚卻不自覺的流下,他看著地上的人,那是閔玧其,他的閔玧其。
他撫摸著閔玧其冰冷蜷曲的手,慢慢攥緊了他的手腕,反覆摩挲著他的脈搏,沉默了許久,才忽而笑了一聲:「哥,醒來好嗎?別睡了」
而閔玧其身上大大小小的槍孔,觸目驚心。
-
自從這件事過後,田柾國將閔玧其的所有物全燒掉了,唯獨那臺鋼琴還好好的,而學校也已經廢棄了,當初的那間教室,被田柾國給買了,索性就將鋼琴搬到那裡去,因為那裡是閔玧其工作了許多年的地方。
這麼多年來,田柾國一直極力的在工作,似乎只有工作才能暫時讓他忘了閔玧其,他從一個稚氣的男孩,變成了一個穩重的男人,田柾國沒有少被表白過,男男女女都有,而他拒絕的話始終是那句:「對不起,我有愛人了」
也許會想說,他還年輕,不必為了一個死去的人,捨棄了自己的未來,但真愛就是如此,不會因為那個人是否還存在。
田柾國始終相信,既然這輩子沒辦法跟閔玧其在一起,就下輩子,再不行,那就下下輩子,直到能永遠在一起。
那部鋼琴,是閔玧其最後留下的遺物,雖然說它被置放在那老舊的教室裡,但是,田柾國卻沒有少去打掃那裡,他深信,只要鋼琴一直在,閔玧其也會一直在。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無臉花

無臉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