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叮鈴鈴”
「歡迎光臨」
透明的玻璃門被外來的人打開了,門上的風鈴隨著幅度叮鈴響著。
我抬起頭看向來人。
「是妳啊,又見面了」
耳畔縈繞著熟悉的聲音,我極度想將自己給藏起來。
「喝什麼?」
我程序化的問了男人,隨後在POS機點了幾下。
「卡布奇諾」
田柾國皺起他好看的眉頭,隨意說出名稱,我看向他皺起的眉頭,使我有種衝動想伸手去撫平他的眉頭,但,這些越軌的事,並不能做,因為他已經不是以前那個田柾國了啊。
.
「妳為什麼不告訴我妳是誰?」
我將卡布奇諾端到他的座位,手突然被攥緊了,他的聲音再次響起,這次,口氣中少有些怒氣。
「一個陌生人罷了」
我戲謔的笑道。
「不可能,那天在病房—」
「不管你信不信,我們就是個陌生人」
我打斷他的話語,就因為知道他會再說出什麼,讓自己無法辯駁的話。
「沒事的話,我先忙了」
手上的束縛漸漸鬆了,他動了動嘴唇,似乎還想說些什麼,但最後還是沒說出口。
「嚴語荷?是吧」
待我要轉身時,他倏然的喊出自己的名字,我身板愣了愣,轉頭看著他,卻又發現店內的顧客全看向我們,倏地抓住他的手,把他拉出去,直到離店遠處,才止步。
「你可以走了嗎?」
催促的語氣中,參雜了些怒氣。
「這麼急著趕我走,是有什麼秘密不能告訴我嗎?」
他輕笑,雙眼直盯著我,似乎想從我眼中探究出什麼。
沒有秘密,不能告訴你倒是真的,但這句話卻不能說出來。
「隨你怎麼想」
「嚴語荷,妳真的不告訴我?」
他抬手揉了揉眉間,語氣稍微放軟道。
「我跟你不熟。」
我篤定的說道,隨後轉身就走。
他目光深邃的看著越來越渺小的身影,勾唇一笑。
.
「嚴語荷?妳跑哪摸魚了?」
一道聲響傳來,充滿了怒氣,這聲音仿佛掉入了萬丈冰窟中般的讓人冰冷,在店裡,除了客人誰都能惹,就是不能惹到這位店長。
「店、店長,我...」
每每面對這店長,我說話就沒一次完整的,語無倫次。
「伯伯,我該走了」
剛剛在一旁的坐著的男人,出了聲,打斷了我要說的話。
「好好好!」
只見店長收起嚴厲到可以殺人的臉,轉換成和藹可親無害的表情。
唉...真是差別待遇,我在心裡輕輕嘆了口氣。
創作者介紹

無臉花

無臉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