病房裡,濃厚且刺鼻的消毒水味,撲鼻而來,偌大的病房中,從裡而外,全是莊嚴肅穆的白色。
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白色的病床,床上躺著一個男孩,我朝男孩臉上看去,臉色蒼白的像是毫無生氣似的,步伐沉重的往病床走近,拉開椅子坐下,緩緩將柾國的手給握住。
眉頭稍微一皺,方才醫生說了,柾國腦部深受重擊,現在昏迷,無法評估他何時能醒來。

一連好幾天,我都在醫院照顧著柾國,就算他依舊雙眼緊闔地躺著床上,我還是不嫌勞煩的在他耳邊與他聊天。
驟然,也不知道是不是我這幾天的話語起了功效,還是他自己的意志力強,握在手中的手有了動靜,我有些歡喜的起身,著急按了按床頭的緊急呼叫鈴,片刻,穿著白大掛的醫生和護士服的小護士急忙的走了進來。
「醫生,剛剛,柾國的手動了一下」
「我看看」醫生說完,就動身去幫柾國檢查了一遍。
「恩,這幾個月他恢復的不錯,應該在這個幾天就會醒來了」
「謝謝醫生」
將柾國安置好後,我將醫生請了出去,坐在柾國身旁,看著他依然閉著的雙眸,腦中迴響著醫生的話,就快要醒了,柾國就快要醒來了。
「柾國,真是太好了」
我抬手抹掉臉上不經意掉下的淚珠,將他的手握的更緊。

翌日
他睜開眼,卻被血液模糊了視線。痛,十分的痛,彷彿全身的骨頭都斷了。昏迷前的一幕幕在腦海浮現,他看見自己被人踩在腳下,被辱罵,被毆打著,卻無法做出任何反擊。
感覺到床上的人有些動靜,我抬起頭,只看見柾國試著從床上坐起身來,卻一直沒辦法成功,我笑笑的起身幫他喬
了床的高度,好讓他坐起來。
他似乎從剛剛一直都沒發現我的存在,到此才悠悠的說出一句:「妳是誰?」
聞言,我手一愣,嘴角微微抽動。
「既然你醒了,那我去幫你叫醫生」
說完,我轉身就要踏出病房。
「站住,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,妳到底是誰?」
我停下腳步,深吸一口氣,調整好狀態,揚起笑容,回頭說道:「我是誰,不重要」
而後,快速的走出病房。
走出病房的那一刻,心臟猶如被一快石頭壓住般,無法呼吸,他怎麼可以,怎麼可以忘了自己。
雙腳沒有任何力氣,任由著自己靠在牆上,眼淚再次流了出來。
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,我從包包裡拿出手機,撥打了一通電話,而這通電話打了出去,就代表著自己往後的日子,沒有了一個叫田柾國的人。
「伯母,柾國恢復正常了」

踩著沉重的步伐,走出了醫院,一地的落葉,無人的街道,更顯得自己此時的落寞,少了田柾國這個負擔,自己不是應該要開心嗎?
我揚嘴苦笑,漫無目的的走著,卻走到了和田柾國的租屋處,我打開門,屋內黑漆漆的一片,腦海浮現和他的過往,他說著姊姊我餓了、說著自己又弄髒了衣服、說著自己不是傻子、說著自己想要快點長大、說著他永遠不會離開我,不過,這也只是當時那變成小孩子的田柾國罷了。
偌大的房子裡,沒有了他的歡笑聲,顯得有些寂靜,走到廚房,桌上還放置著前幾天來不及開封的生日蛋糕,我走過去將蛋糕隨手丟進了垃圾桶。

房子裡到處都有著我和他的回憶,有著他的氣息。

創作者介紹

無臉花

無臉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bq57.bbq57
  • 啊啊啊啊希望國國會記得姐姐QQ 期待更新!!!!!!!!!!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