想起剛開始照顧田柾國時,給他的更多的是冷漠,而他卻像是看不出我並不怎麼喜歡的他玩,反而變本加厲的討好自己,把自己的玩具分給我,把好吃的全留給了我,想到這些,便不經意的笑了出來,我和他小時候,像極了一對患難之交。
我並不常帶著田柾國出門,除非他吵著,不然正常下,他並不會和我一同出門,正因他以前常被頑皮的小孩當傻子欺負了,自從那次之後,他就常常自己說著:「不是傻子,國兒才不是傻子,他們亂說,」
他這副樣子,像極了受盡委屈的小媳婦兒似的,讓人看的極不忍心。
「國兒不是傻子,乖,不是傻子」
我將他擁入懷裡,拍著他的背,安慰著他。
田柾國本身依賴著我,而我好像也離不開他似的。

今天是柾國滿十八歲的生日,而我急忙地將提前預訂的蛋糕拿回家中,因為打工的關係,現在時間已經快過了十二點了,也不知道柾國吃飽了沒,會不會還在等著我回家。
我擱下手裡的重物,將它們放在餐桌上,照常來說,柾國只要聽到門響,都會出來迎接自己的,而今天,卻連個人影都沒見。
「柾國?柾國你在哪?姊姊回來了!」
我慌張的走向屋裡的每個房間裡尋找田柾國,幾乎整間房屋全被我給翻遍了,卻還是不見他人。
「柾國,別嚇姊姊了好不好?」
我靠著牆,緩緩蹲下身,扶額,整個人虛脫的靠在牆上,卻又忽然想起什麼似的,拿起桌上的包包衝出屋外。

半夜,馬路上除了被拋棄的流浪狗與貓,根本沒什麼人車,寒冬的夜晚,萬籟俱寂,不管自己身上抖抖瑟瑟,腦中全只想著他現在冷不冷、怕不怕。
明明自己可以趁現在不管他的,明明自己可以趁現在放下他的,但卻還是無法控制自己。

「你們在幹嘛!」
霎時,安靜的小巷裡,忽然傳出男人的喘息聲以及毆打聲,心臟一緊,我朝著聲響奔去,只見兩個陌生男人正毆打著一名年輕男子,仔細一看,自己擔心的事,真發生在自己面前,而自己卻慢了一步,另一名男子早已持棍從柾國頭上給敲了下去,那一下,是重擊。
「柾國,對不起、對不起」
等自己趕到時,那兩個陌生男子早就跑走了,但自己卻沒心思放在那兩個歹徒身上。
我將倒在地上的柾國給抱在懷裡,亮晶晶的淚珠在我眼睛里滚動著,而後,一颗颗閃閃發亮的淚珠順著我的臉頰滾落下來,滴在他的手臂上甚至胸膛上。
「姊、姊,別、哭」
他努力舉起手,稱起笑容,將我臉上的淚珠給擦乾,看到他動作的我,眼淚更是不堪的流下。

醫院,
充滿死氣沉沉的氣息,隱約的,還聽見了距離不遠病房的家屬正在嚎啕大哭,還有幾戶人家因為醫生的幫助,露出喜悅的笑容。
我站在手術房外,擔憂的看著上方的標誌,直到燈暗了,我還站在那兒等著醫生出來報告情況。



創作者介紹

無臉花

無臉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