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706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病房裡,濃厚且刺鼻的消毒水味,撲鼻而來,偌大的病房中,從裡而外,全是莊嚴肅穆的白色。
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白色的病床,床上躺著一個男孩,我朝男孩臉上看去,臉色蒼白的像是毫無生氣似的,步伐沉重的往病床走近,拉開椅子坐下,緩緩將柾國的手給握住。

無臉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想起剛開始照顧田柾國時,給他的更多的是冷漠,而他卻像是看不出我並不怎麼喜歡的他玩,反而變本加厲的討好自己,把自己的玩具分給我,把好吃的全留給了我,想到這些,便不經意的笑了出來,我和他小時候,像極了一對患難之交。
我並不常帶著田柾國出門,除非他吵著,不然正常下,他並不會和我一同出門,正因他以前常被頑皮的小孩當傻子欺負了,自從那次之後,他就常常自己說著:「不是傻子,國兒才不是傻子,他們亂說,」

無臉花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